一个姓马的男人决定裸奔
2018-05-08 @阿七 0

这次在克鲁斯堡,七零后大放异彩。

 

十六强中,七零后有七位,占了不到一半,此外还有五位八零后以及四位九零后。

 

到了八强,七零后刚好占到半壁江山,八零后还剩三位,九零后只剩囧哥。巧合的是,这次八强的四场比赛刚好都是左手对右手,这在世锦赛历史上应该是首次。

 

等到了四强,可怜的八零后已全被淘汰,七零后比例进一步上升,占到了3/4。

 

而到决赛,已经全是七零后,而且是四强中两个年龄最大的人。姜真的是老的辣,而且越到后面越辣。

 

决赛选手都出生于1975年,一个是3月21日出生的马威,一个是即将过生日(5月18日)的希金斯。

 

这项运动仿佛回到了从前,时光流逝,站在决赛赛场的却依然是二十几年来如雷贯耳的金左手跟巫师。要知道,上一次两个四十多岁的人打决赛还是他们俩出生那年的事。那个时候世锦赛甚至还没有开始在克鲁斯堡举办。

 

一年之前,马叔连资格赛都没通过,他对自己充满怀疑,甚至一度考虑过退役。而巫师则一路杀进决赛,只可惜在领先6局的情况下最终成全了塞尔比的第三冠。今年他又进决赛,成了新世纪以来继火箭和塞尔比之后第三位连续进决赛的球员。

 

这是在2001年之后第二次七五三杰会师世锦赛决赛。两个人很难想到在各自的巅峰期过去很久之后居然在克鲁斯堡决赛碰面。奥沙利文对两位同龄人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决赛选手乃真勇士,他们是最佳中的最佳。

 

两人之前在世锦赛有过三次交手,而且都在半决赛,1999年马叔17-10胜,可惜决赛负于皇帝;2000年马叔17-15胜,那年他第一次在克鲁斯堡登顶;2011年巫师17-14胜,踩着马叔的肩膀完成了自己的世锦赛第四冠。

 

这次在1/4决赛第一阶段结束后,马叔撂下狠话:如果夺冠将在克鲁斯堡裸奔。这么说一来是由于他当时对于夺冠确实没有多大把握,毕竟1/4决赛才刚刚开始;二来每个人都害怕全裸见人,这个“毒誓”让他在不用裸奔跟夺冠之间获得了某种平衡,有利于他放下包袱自然发挥。

 

在决赛前两个阶段结束后他又重申自己绝对会遵守诺言,而且什么都不穿,顶多在裆部放一个冰桶。

 

赛前两人都很谦逊,马叔说“希金斯还是有优势的,他比我提早休息,如果我要和他打比赛必须倾尽全力,不然很可能会被他打一个18比0。”而希金斯则表示:“我不觉得自己能拿冠军,决赛肯定是场势均力敌的马拉松大战。他将争夺第三冠,我则是第五次。他已经秃顶,我的头发也已花白,所以这场决赛更多的是意志之战。”

 

希金斯说的不错,这确实是场势均力敌的马拉松大战。只是直到最后一个阶段,大家才逐渐从比分看到这一点。

 

本来希金斯比马叔有更多的休息时间,但是决赛一开始他手感全无,马叔直落四盘,取得梦幻开局。其中第四局巫师更是在拿到55分之后被单局逆转。

 

但随后巫师开始反扑,终于在第一阶段争取了一个3-5的结果。

 

第二阶段开始,希金斯逐渐苏醒,先后轰出两杆破百,一度将比分追至7-7平。就在剧情似乎要变成马叔从领先四局转为被动挨打时,他却开启了疯狂的七连胜,这应该能在世锦赛历史上留下一笔(世锦赛决赛最长的连胜应该是1992年皇帝对怀特的十连胜)。

 

这个阶段马叔展现了惊人的准度,各种组合、中袋、远台,好像他还是曾经那个最准的男人。比分就这样来到了14-7,如果说马叔真的要裸奔,那此时他已经把衣服脱到内裤了。但是可别高兴得太早,巫师绝不会让他轻易裸奔的。

 

中场休息之后,巫师连下三局,将自己的比分提高到两位数。尤其是第24局他尝试147失败,虽然只完成80分,不过拼进三四个高难度球,他的信心有了很大提升。随后一局他拼底袋红球不进,第三阶段结束比分定格在15-10。

 

这时我想起2010年英锦赛决赛,马叔在9-5领先拿到赛点的情况下被巫师连下五盘逆转。作为当事人的马叔在时隔八年之后当然更清楚自己从那场比赛吸取到怎样的教训。

 

巫师绝不是省油的灯。

 

第四阶段一开始希金斯以一局精彩的清台吹响了反攻的号角,第27局更是在马叔单杆五十几分中断时上手清台,给对手很大压力。

 

第28局,两人各有一次K球,但巫师效果更佳,再一次缩小了比分。同时他的击球成功率在这个阶段达到了恐怖的99%。

 

第29局,希金斯在拿到52分之后马叔有一个上手机会,然而此时手感凉凉,未能把握机会。距离他上次得分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希金斯连赢四盘,让马叔的领先优势荡然无存。

 

第30局,巫师中袋粉球失误,而马叔在拿到47分后中断,此时局面已经打开,希金斯上手清台至粉球,将比分追至15-15平。

 

第31局,希金斯远台不进,马叔41分后中袋红球又断,之后希金斯拼球不进,马叔再次上手超分,赢下至关重要的一局。

 

第32局,马叔远台上手,却打丢中袋粉球,希金斯随后也在中袋失误,马叔上手清台,17-15拿到赛点。

 

这个阶段两人状态的差距非常明显,马叔要两次才能打死,而巫师大概率一杆制胜。

 

第33局,希金斯防守漏球,马叔单杆63分之后却在关键的底袋粉球失误,心里明显起了波澜。希金斯上手清台,给马叔致命的惩罚。

 

第34局,马叔第二次上手后拿下69分顶袋咖啡球失误,不过之后打进超远台红球,一准定天下,以18-16锁定胜局。

 

马叔在赛前采访时自嘲说“如果到末尾很接近,我希望自己不要像一顶廉价帐篷那样垮掉,”不过看起来,不做廉价帐篷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你曾领先七局。

 

整场比赛希金斯没有领先过,他在最后阶段的表现非常惊艳,然而前面三个阶段他给自己挖的坑太深了,他输在远台和防守。

 

就这样,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拿到了自己的第三个世锦赛冠军,创下了打进世锦赛决赛的最长时间间隔,也成为里尔顿之后最年长的世锦赛冠军。而距离里尔顿的那次登顶,已经过去了整整40年。

 

就这样,这个姓马的男人要裸奔了,他形形色色的纹身要被一览无余了。



更多球评请关注“阿七说”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