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锦赛第一轮总结:三个“一大”
2017-04-21 @朱子骁 32

世锦赛第一轮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16位种子球员中有4位出局:2号种子特朗普(输给麦克劳德),10号种子卡特(输给多特),15号种子麦克吉尔(输给马奎尔),16号种子瑞恩戴(输给肖国栋)。

要说对今年世锦赛首轮进行总结的话,我觉得看三个“一大”就可以了。


一个大冷门

今年种子球员出局的数量在世锦赛历史上算是比较少的,低于均值(4.4),在新世纪以来的世锦赛中,是第三少的年份。其实马奎尔、多特这两场,并不能算是冷门,肖国栋这一场也是近来状态出色的球员击败了这个赛季表现平庸靠一项赛事亚军刷到门票的末位种子。所以真正的冷门也只有特朗普这一场。
但是这一场冷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了在目前的赛制中从来没有过。
关于川普为什么会被爆冷,这个冷门有多大的影响和意义,许多同行们已经总结得非常全面了,我这里给大家分享一点有趣的数据吧。
二号种子在世锦赛地位特殊,必然是当时世界排名第二甚至是第一的球员(如果卫冕冠军不是世界第一的话,仍旧占据一号种子并把世界第一挤到二号种子)。从1982年世锦赛实行16种子、32位签表以来,总共36年间,二号种子首轮出局总共有七次,但是从来没有输给过一个世界排名低至54位的球员。之前能爆冷二号种子的球员世界排名的最低纪录,是1995年的33位。

观察历史上的爆冷情况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规律:除了今年以外,所有被爆冷的二号种子都是世锦赛的冠军,而所有爆冷二号种子的人,从来没拿到过世锦赛冠军。难道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一场大逆转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傅家俊在第一阶段2-7落后的情况下,10-9逆转了卢卡-布雷切尔。要分析落后和逆转的原因,还是要归结于傅家俊不稳定的手感,卢卡毫不设防的攻击性打法,以及两个人之间真实存在着的实力差距。
那么这场逆转在克鲁斯堡的历史地位如何呢?那也是相当突出的。
事实上在第一阶段中,傅家俊曾经以1-7落后,所以他是逆转了6局的比分,而历史上比这个差距更大的逆转也只发生过两次,发生在19局10胜制的比赛中也只有一次。
那是1994年世锦赛首轮,邦德从2-9落后,逆转了克里夫-桑本。考虑到泰勒0-8落后戴维斯的逆转是发生在35局18胜的长局,邦德的这次逆转在对手拿到赛点的情况下连胜八局,而且其中两局还是在最后一颗黑球才分出胜负的,绝对是历史上最不可能完成的逆转任务了。
而这一次,在另一个意义上也是前无古人的。邦德那次逆转,在第一阶段结束的时候,他只以2-5落后,没有完成全部局数的比赛。所以在世锦赛正赛19局10胜制的比赛中,第一阶段2-7落后,并实现逆转的,傅家俊是第一次。

看看这张表格吧,这里面的每一行背后,都有着一个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历史传说。


一次大突破

中国军团在本届世锦赛上的表现,无疑是一次巨大的突破。首轮32强中占据6个席位本已令人惊喜,经过第一轮的考验,有四位中国选手挺进16强,创造了中国球员晋级世锦赛第二轮的人数纪录。
纵观克鲁斯堡40年史,能有4位球员晋级十六强的国家或地区不过五个,能比4人更多的也只有英格兰和苏格兰两个了。虽然在十六强总人次和出现届数上还落后这些老牌强国很多,但在单次人数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中国球员的爆发力了。
更为可喜的是,这次32强中两位小将颜丙涛、周跃龙的发挥都很亮眼,考虑到他们的年龄,中国球员的未来征途,一定是星辰大海。

由下图可以看出,从丁俊晖第一次进入世锦赛正赛的2007年至今的十年间,中国球员在克鲁斯堡的存在感正在显著加强,红色实力这两年正稳定而快速地膨胀着。而这张图所能显示的内容之外,去年世锦赛丁俊晖、傅家俊险些会师决赛,是更加值得关注的。毕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终极奥义。

克鲁斯堡见证过很多德比,但中国德比到目前为止只有三次,而且都发生在首轮。这次丁俊晖和梁文博的比赛将是第一次发生在16强及以后阶段的中国德比。目前每一次德比都少不了带头大哥丁俊晖的身影,这也意味着中国还缺少更多的高排位球员。让更多的中国面孔出现在一起,出现在比赛的最后阶段,一方面依靠日渐增加的人口基数,一方面依靠有能力颠覆格局的人口素质。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